欢迎光临海淀军休信息网
当前位置:峥嵘岁月
难忘那次用战斗胜利纪念建军节
时间: 2018-01-18 15:39:42.0
 

今年的“八一”是建军90周年纪念日。说起过建军节,在我40余载的军事生涯中,最难忘的是1951年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所经历的用一场战斗胜利作纪念的那个最有历史意义的建军节。

当时,我所在的第47140师担负着三八线附近铁原以西至临津江以东一线的防御作战任务。我时任该师419团司令部作战股测绘员。

由于敌军经过第五次战役的频繁作战,其部队已较疲惫,加之710日停战谈判开始,因而其团以上大规模的攻防作战行动已明显减少,但营、连规模的战斗和小分队侦察活动等仍持续不断。因我师当面之敌趁机组织美骑1师、美3师、美25师和土耳其旅之间,不断进行换防轮休,于725日前后在敌我之间竟出现了一个较大的缓冲地带。在缓冲区内,敌仅在白天以少数兵力占领要点或游动,夜晚则全部撤回其主阵地。这一情况被我师师长黎原发现后,便决定抓住这一难得机遇,拟将师的大部分防御阵地向前推至夜月山、天德山和418高地一线,以改善我师背靠临津江作战、防御纵深浅的不利局面,并经师党委讨论一致同意。师立即令各团及师侦察分队进一步加强侦察,切实搞清敌情,为攻占缓冲区作充分准备。

729日晚,团长胡伯华将侦察股长何永吉和我及朴翻译叫到他所住的防空洞内,向我们交代任务说:根据师长指示,团决定组织一次战场侦察。你们3人由何股长带队,配半个侦察班,于明晨出发,近抵夜月山、天德山一线进行实地侦察。主要任务是摸清敌之阵地设置、兵力部署、工事构筑以及战区内地形等情况。并强调说:“这次行动要十分隐蔽小心,绝对不能暴露行动企图,同时还要做好可能随时与敌遭遇并将得不到任何支援的战斗准备”。

次日,我们携带着轻型装具和自卫武器及干粮(炒面),于6时出发,沿内石桥、城山经大马里以西至夜月山路线隐蔽前进。此时正是朝鲜多雨潮湿季节,气候十分闷热。一路上,不断有敌机侦察活动。我们在十分严密的伪装下,避开大路,沿着坡坎、溪边隐蔽地探进,时刻警惕着敌情,还要躲敌飞机和炮袭,并通过了敌四道炮火封锁线。本来也就20公里的路程,我们却十分艰辛地绕道慢行走了一天,于傍晚到达了目的地夜月山下的一个小村庄。村子不大,只有十来户人家,但已人去屋空,多数房屋也因战争遭到破坏或坍塌。我们找了一间较大较好的空房住宿了下来。

翌日6点半钟,我们按计划出发,将进至夜月山、天德山实地进行侦察。何股长先将大家集合起来作了简短指示,要求路上必须隐蔽、警惕,听从指挥,并将半个侦察班6人一分为二担任尖兵和后卫,我紧随何股长身后同朴翻译一起走在中间。我们头戴伪装圈,身披伪装网,从山脚向夜月山顶逐步搜索前进。一路上,大家都做好了随时与敌遭遇的准备。因山陡无路,经过约两个半小时的艰难攀行,大约9时左右安全到达了主峰。此时我们才发现整个夜月山竟空无敌人,山头虽被敌占领过,但除了有四、五个破地堡和两段铁丝网外,并无像样工事。我们隐蔽地进至主峰南侧的突出部后,便驻足前进,因当面距我们直线约150米的365.2高地似已被敌占领。何股长带着我和朴翻译匍匐向前爬行了约78米,在一棵十分茂密的矮松树下实施观察,并将侦察班的两个战斗小组配置于我们3人的两侧后。当我们跪在地上刚打开地图,准备用望远镜向敌方阵地观察时,突然遭到对面阵地上敌人重机枪两个点射的扫击,弹着点离我大约也就5米远。何股长低声命令大家“不要动,静观敌情!”我们趴在地上,屏住呼吸,大约过了10来分钟,并未见有异常情况。我们继续用望远镜观察和目视侦察,从中发现:在夜月山、天德山山脚与敌主阵地之间,隔着一道狭谷走廊,其间有铁原至涟川的铁路和公路各一条,敌便利用这个天然隔离带设置防御阵地,并以火力控制两条交通干线。当面敌军稀疏地部署约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并有少量坦克和火炮暴露在外。我按照何股长指示,逐一将这些情况标在军用地图上,或记在笔记本里。

10时左右,我们又隐蔽地向天德山方向转移和侦察。天德山距夜月山约500米,海拔高478米,比夜月山主峰低9米。两山间有一条平缓的山脊相联,形同哑铃。我们在密林草丛中隐蔽地搜索前进,约50分钟后到达了天德山主峰。发现敌在山脊和主峰上各构筑有少数掩体或地堡,在山顶上还有两捆未铺设完的蛇伏形铁丝网。从迹象看,敌人大概已有一个礼拜未上山了。见此情景,何股长问我:“你说说,这美国佬为什么要把这两个极重要的军事要点放弃呢?”我回答说:“可能是美国兵怕苦,见两山坡度太陡不愿白天上山,夜晚又撤走吧!”何股长并没否定我的看法,他说:“嗯,这算一个原因,但恐怕主要还是他们组织换防中指挥上出了漏洞,才造成这么一个大错误。”我们细心地在山顶侦察完毕后,何股长令大家在山峰的背敌面十分隐蔽的一块大石头上休息用餐。大家疲惫而又警惕地吃着半发霉的炒面,喝着自带水壶中的凉开水,也就算解决了当天的吃饭问题。大约20分钟后,我们便边走边寻山间小路下到山脚,并连夜赶回到团指挥所。

在我们进行侦察的同时,师还令第418团侦察排和师侦察营第123排,在天德山以西一带缓冲区内进行侦察。师侦察营的张维宪副连长指挥部队通过设伏,歼灭了美25师到缓冲区内活动的一个步兵营的尖兵排。经15分钟激战,毙伤敌36人,还抓了两个俘虏。

    通过周密侦察,我方已全面掌握了缓冲区内的敌情。师首长认为这种机遇的出现不可多得,唯恐敌情有变,遂果断决定将我团第1营阵地前推至大马里,以二梯队第3营直取夜月山、天德山,第4181营直攻418高地和大虎洞等制高点。并要求参战部队迅即作好战前准备,于81日听令强行出击,以攻占整个缓冲区,用一场战斗胜利来纪念这个建军节。81日晨6时,各攻击部队在师统一指挥下,迅猛发起攻击,并于当日入夜前胜利占领了各自的攻击目标,并连夜构筑防御阵地。从而竟未耗一枪一弹,未伤一兵一卒,便将师防区内约20公里正面的防御阵地前推了515公里,夺取了约350平方公里的缓冲区,改变了我们第47军以至整个西线地区的防御态势,因而获得了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和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表扬。

我师主动攻占了这块缓冲区,扩大了战场空间,不但改变了由被动为主动的防御地位,还直接威胁并迫敌处于被动地位;而且在政治上和军事上也都赢得了主动。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我军先后有5个军在此地区轮番作战。在反复争夺中,虽然敌以14千余人的伤亡代价占领了夜月山、天德山和418高地,但所占缓冲区内的三分之二土地直到停战时仍握在我方手里。电影《英雄儿女》的大部分故事情节和英雄王成的原形,也都诞生在这个防区内。每当我回忆起这个建军节的战斗情景和取得的光辉胜利,真的感到十分自豪。

(厢红旗军休所  张家裕)

相关附件: 234995-140I10P45136.jpg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    京ICP备05083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