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海淀军休信息网
当前位置:峥嵘岁月
初到兰州两件难忘的事
时间: 2018-01-23 10:56:23.0


1959年,我从基层连队调到兰州军区机要局,有两件事令我终身难忘:一件是水漫司令办公室;一件是调134师进藏的那晚,我差点命丧车轮之下。

水漫司令办公室。军区机要局在军区办公大楼的最高层第五层,下面就是军区张达志司令的办公室。机要局每晚都有值班任务,军区规定,夜间值班人员给提供夜餐。出事的那晚通信班由我值班,打字室是一位女孩值班。女孩打完电报稿,我去送。送完电报,就到了深夜。军区食堂已将夜餐送来了,女孩没吃,等我回来一起吃。我们两人吃完夜餐,就去卫生间洗漱。当时军区的自来水供水系统有时夜间停止供水几小时。我和女孩都是前后脚到的军区机关,女孩是从地方高中毕业生中招来的女员工,十六七岁,我比她大点,也就弱冠年华。我们初到装有现代化供水系统的办公大楼,根本不知道自来水供水系统也会停水?凑巧,那晚我们就遇到了。女孩到女卫生间洗漱,打开一个水龙头没水也没关,就再打开一个;把三个水龙头全打开,没水也没关水龙头就睡觉去了。我到男卫生间洗漱,也是打开一个水龙头没水也没关,就再打开一个,也是把男卫生间的三个水龙头全打开,没水也没关水龙头就去睡觉去了。我们根本没意识到水龙头不关,一旦来水了会出现什么严重后果?果然,早晨供水来了,我们已进入梦乡。男女卫生间的六个水笼头齐头并进地往外流,流满洗漱盆就往外溢,溢满卫生间就往楼道流。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当水流到楼道,就从五楼顺着楼梯流到四楼了。流到四楼,一部分水就漫进司令办公室了。早晨有人发现流淌的水。管理处一查,水是从机要局男女卫生间流出来的,当晚值班的就是我和打字室的女孩。男卫生间的水龙头是我打开的,女卫生间的水龙头是女孩打开的。管理处把我和女孩叫到他们办公室的路上,女孩吓得大哭,一直说怎么办?怎么办?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囤。事情已经出了,哭有何用?等处分吧!还能怎么办?早晨上班,司令到了办公室,发现满地的水,叫秘书了解是怎么回事?秘书到机要局一问,原来是两个不了解内情的娃娃把男女卫生间的水龙头打开,见没水也没关水龙头。早上放水时,水就从两个男女卫生间的水龙头里流出来了,最终流到四楼漫进司令办公室。回来报告了司令。司令非常通人情,叫秘书告诉管理处,今后再停水时要提前通报大家,叫机要局开个会,要大家吸取教训就行了,不要为难两个当事的娃娃。大军区司令,俗称“封疆大吏”,说白了我们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了。这么大的事,竟然平平安安地过去了,连句严厉责备的话都没听到。我是准备受处罚的,甚至准备复员回老家的,但司令的一句话,就赦免了我们两个“罪人”。最近从报纸上看到,高岗在东北时,一次看战士打篮球,两队不知为什么打起来了,高岗上前劝架,结果连他也被打了。事后打他的人被捆起来请罪,高岗说:“连我都敢打的人,打敌人一定也厉害,放了吧。”从这些事例可以看出,我军所以能够战胜强大的敌人,其中,这些老革命爱兵如子,是一条重要的因素。只要老革命爱兵,兵就会为革命献身而在所不惜!我从张达志司令爱兵事例中得到鼓舞,工作更是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疏忽大意。当年,机要局一年给我晋升了两次军衔,年终还推荐我报考军校。这既说明领导对我工作的肯定,也说明领导没有因为我犯了水漫司令办公室的大错,而另眼相看我。

134师进藏。调134师进藏,是平息西藏叛乱的。我到军区被任命为军区机要局通信班班长。通信班的主要任务是传递总部到军区,军区到下级之间来往电报的。电报一般分特急、甲急、平急几种。特急电报随到随送,甲急与平急电报有时间限制,只要按限定的时间送到接收方的手中就行了。而调134师进藏那晚的电报都是特急,一份接一份。我整夜在军区大楼与134师师部之间奔跑。令我失魂落魄的事发生在那天的凌晨。本来134师师部当晚我就跑了五六趟,应该说轻车熟路,但就在这轻车熟路上差点送了我的命。早春的兰州,路面十分光滑。也是一夜来回奔跑过于劳累,开着两轮摩托车送最后一份电报,一走神,错过134师师部大门,赶紧紧急刹车。由于刹车过猛,两辆摩托车呼的一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转过湾车子就倒地了。车子虽然倒地了,但我还是掌控着它。就在我倒地的瞬间,迎面一辆捷克大卡车风驰电掣般地向我驶来,从我的身侧飞驰而过,我感觉被飞过的汽车伤到了什么地方,早春的兰州春寒料峭,但我身上却冒出一身冷汗。惊魂未定,赶紧起来扶正摩托车,摸了摸大腿,摸了摸膀子,摸了一把脸上的沙尘,并没伤着。刚才的感觉是汽车扬起的沙尘打在身上脸上,是在惊惶失措下的幻觉。幸运的是我的命大,没被汽车卷在轮下。赶紧骑上摩托车缓缓的进了134师师部大门,师部院子里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军人。放下摩托车,上了师部办公楼的二楼,师长办公室的门大开着,似乎在等待我的到来。我说声报告,师长说请进。进去,将装电报的皮夹从挂包内取出,递到师长手上。师长拿钥匙打开皮夹,取出电报,在电报登记本上签了名,将登记本递给我。我将登记本装进皮夹再装进挂包,背在身上下了楼,看了一眼整装待发的战友,骑上摩托车无精打采地回到军区办公大楼,将皮夹从挂包内取出交给电报值班员。此时,已近拂晓。回到通信员值班室,疲软的身子一下倒在行军床上。回想刚才惊险的一幕,想到那份电报的份量,一旦我被车子卷在轮下,我就成了千古罪人!想到这儿,我就没有一点睡意了。

(五棵松军休所  常生增)

 

相关附件: 20090616233205-470978053.jpg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    京ICP备05083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