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海淀军休信息网
当前位置:峥嵘岁月
老兵教我缝被子
时间: 2018-03-09 17:27:18.0

从军48年,至今我仍珍藏着入伍时部队发给的一个针线包。小小的针线包里,装着针和线,装着部队战友给我的真诚帮助,更装着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激励着我去面对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对此,我永远铭记于心。


上个世纪60年代,正是全国全军掀起发扬艰苦朴素优良传统、节约闹革命热潮的时候,我一入伍,就领到了部队发给的一个“针线包”。小小的针线包由一块绿棉布缝制而成,上面印有“最高指示:节约闹革命”一行金黄的小字。 针线包里有两枚亮闪闪的缝衣针,粗长的针专门用来缝被子,细小的针用于缝补衣裤;还有一缕红线和一缕绿线,红线用来钉红领章,绿线用于缝补衣裤。

我们部队是全军战略预备队,随时准备打仗;我所在单位是野战军的步兵连队,训练强度相当大,一年到头很少休息,每天从早到晚在泥地里摸爬,在沙地里滚打,习射击,练刺杀,挖战壕,冲山头,很费衣服和鞋袜。常常裤子不是膝盖处磨破了,就是屁股处磨透了,大脚拇指顶破了解放胶鞋,脚后跟磨破了袜子。当时由于国家还不富裕,不可能给我们多发新军服,怎么办呢?胶鞋破洞找鞋匠贴块皮子补一补,衣裤破洞由连队司务长定期到团被服库,领回一些从上交的旧衣服上拆下来的布片,发给干部战士自己缝补。“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就是当年我们野战军战士一套军装生命长度的写照。

第一次自己缝补衣服,可把我们这些新兵蛋子给难住了,因为谁在家里也没有摸过针线啊!我拿着针线,看着裤子膝盖处的破洞发愁,但看到老兵们穿针引线忙活开了,我也笨手笨脚地取块旧布,比比划划着开始下手了。缝着缝着,一不小心,尖利的针头把手指扎破了,手指头很快长出一朵血花。我顾不上疼痛,甩甩手又接着缝。眼看快缝完了,心里暗自高兴,可一细看不要紧,心里一下子又凉了半截:有好几针把裤腿缝在一起,缝死了!

正当我懊恼不已时,一双大手伸了过来,轻轻地把我的针线和裤子接了过去,我抬头一看,是班长刘明德。班长说:慢慢来,这是婆娘活儿,得耐心。班长一针一针地把我缝的线全拆了,把旧布重新比划了一遍,说,你看啊,左手得伸进裤腿里,把旧布片和裤腿紧紧抓牢,别让它们移动了,要是移位了,缝出来就不平整了。小拇指和无名指分开,顶住裤腿的另一边,让裤腿里空间加大,就不会缝补到一起了。走针的时候,手要稳,眼睛就是一把尺子,下针出针的间距,心里得有个数,这样缝出来,针脚疏密才匀称。我照着班长说的去试,果然顺手多了。虽然满头大汗,但在班长的指导下,我的“处女作”总算完成了。从此往后,在老兵们的热情帮助下,我的缝补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每当我穿上自己缝补好的军服走上训练场,心里的丝丝豪情不禁油然而生。

部队纪律严明,讲究整齐划一,这一理念和要求始终贯穿在连队生活的点点滴滴。就拿拆洗被子来说吧,连队领导会挑选一个天气晴好的星期天来进行。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星期天,起床号响起之后,全连人员纷纷将自己的被罩拆下来洗干净,然后和棉胎一起晾晒出去。看吧,整个晒衣场的铁丝上,这一区域挂的是棉胎,那一区域挂的是被罩,横平竖直,整整齐齐。

最热闹的是到了下午,被罩晒干了,套被罩缝被子的那个场面才叫壮观:全连干部战士来到操场上,每人按照指定的位置,将自己的雨布平铺在地上,用被罩将棉胎套好,然后开始缝上。当时连队是这样说的:拆洗缝被子质量的好坏,是跟评比“五好战士”挂钩的。连长动员了几句,末了亮开嗓门吼了一声:看哪个班缝得又快又好,开始!野战军的兵有很多特点,其中之一就是“野”,野性,虎狼性,个个都是小老虎。军事训练如此,就连缝个被子也是这样子:大家一边缝一边嗷嗷叫,互相鼓劲,互相提醒,互相帮助,场面十分紧张热烈。

第一次参加比赛缝被子,我既兴奋又紧张。我们这些新兵内心也渴望争当“五好战士”啊,可是,这活儿可不是简单地把被子开口的那头缝上,变成个口袋就行了。除此之外,还要竖着从被子中间纳上两行线,将被罩两面和棉胎牢牢地钉在一起,如此在打背包和盖用时,任凭怎么折腾,被罩和棉胎都不分离才算合格。我好不容易把被头缝住了,但纳被子中间两行竖线时,不是针脚大了,就是线行歪了,要不缝不了几针,线脱针了,又得重新纫针,搞得心里很紧张,影响情绪又延误了时间。这时,缝完了被子的一位老兵(我只记得他姓郭,四川籍,很遗憾记不得他的名字了)来到我跟前说,我们两个打伙一起来。他教我说:缝被子和补衣服不一样,纫的线要长,最好够一趟到头。线长了,抽线自然就慢,但没关系,抽线时,可以把胳膊尽量伸展开。说着,郭老兵一边说一边做起示范,只见他长臂一伸,长线“咝拉”一声抽到头了:你来试试看。我学模学样地下针出针挥臂,也把线一抽到头,果然快多了。纳行线不直怎么办呢?郭老兵说,你在被子那头假设一个标志物,可以是一块小土坷垃,也可以是一截小树枝,对准它纳过去,哈哈,当然也不用像瞄准射击那样三点一线,边纳边不时用眼睛瞄着修正修正,准保直。我照着郭老兵指点的去做,果然效果好多了。

经过紧张的角逐,这次缝被子,我们班获得了全连第二名。而我的成绩,在我们班的新兵中算是最快的。

我学会缝补技能,在个人生活中也很受益。在我结婚有小孩以后,小孩淘气,玩耍时不小心衣服被剐破个口子,恰逢妻子出差不在家时,我就大显身手,及时把孩子的衣服给补好了。1981年,我第一次带孩子回乡探亲,有一天,孩子裤子的一处开线了,露出一道长口子。我从旅行提袋中拿出针线包,找出针线娴熟地缝补起来。母亲看到大为惊讶,问我什么时候学会这女儿活的。我说:在部队学的呀,是老兵们教会我的。母亲不解:都说部队是操枪弄炮的,怎么还学这个了?我自豪地说:部队是个大学校,教会我们的本领可多了!

在举国上下为振兴中华、圆中国梦而奋斗的今天,悠悠岁月,战友深情忘不了,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更加需要我们保持和发扬光大!

(翠微路军休所  卢玉驹)

 

相关附件: t010fafd202df0af404.jpg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    京ICP备05083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