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海淀军休信息网
当前位置:工休风采
真情送温暖 歌舞伴军休——记采石路服务管理中心刘铧同志先进事迹
时间: 2018-05-08 10:36:03.0



人物简介:刘铧,女,中共党员。1987年入伍,曾在部队军校俱乐部任广播员、主持人,1990年考入海军大连政治学院,所学专业为“军队基层文化管理”,1993年毕业后被分配到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工作。2007年转业到海淀区军休办活动站,两年后调入采石路服务管理中心工作。因完成任务出色,多次被军休办评为优秀党员和优秀工作者。2016年被评为海淀区优秀党员。

刘铧从部队转业10多年来,在军休工作这一平凡的岗位上,充分发挥所学专业和擅长主持、朗诵、唱歌等优势,满腔热情地为军休干部服务。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她积极参与军休办承办的大型文艺演出活动,演出达50余场;参与军休办新组建的慰问军休干部疗养演出小分队的组织及演出工作,演出近300场,深受广大军休干部的好评和欢迎。

为“文化养老”添光彩

倡导“文化养老”理念,是海淀军休党委在军休工作实践中形成并长期坚持的一个宝贵经验。从军队文工团转业的刘铧,一踏入海淀军休,就被各级领导寄予了厚望,希望她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基础上,能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为推动“文化养老”活动的深入开展,发光放热,贡献出智慧和力量。刘铧表示,作为一名党员,党叫干啥就干好啥。只要是为军休干部服务,定当全力以赴,尽职尽责。

刘铧果然不负重托。她把转业当作事业的新起点,把军休当作自己的“新战场”。由于没有文化工作的专门编制,兼职组织演出活动对刘铧来说更像是“家常便饭”。这不仅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而且还要占用她大量的业余时间。但她对此不仅毫无怨言,而且乐此不疲。原因简单。用她的话说,就是“热爱和喜欢”。因此,每次领导布置了演出任务后,她不仅尽心尽力,而且独挡一面。无论从演员组队到与演员所属军休所、科室领导的沟通,还是从策划编排整台节目到担任独唱、朗诵,舞蹈演出,包括负责编排开场舞、伴舞,准备服装道具等,她既当导演、又当舞美,还当演员。台前幕后,她每次都要做大量的具体工作。就拿演员的服装来说,为了保证演出效果,每次都是她开着私家车往返多次亲自订做。

有道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枯燥乏味的排练,并不是一般人都能够忍受的。一首新歌要搬上舞台,她至少要唱200遍以上;一个舞蹈演出前,她要组织不计其数的排练,直到满意为止。汗水浸湿发丝衣襟,手掌磨出血泡,膝盖变成淤青。苦了、累了她都一笑而过。刘铧说,在追求艺术完美的道路上,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能与坚持和刻苦相伴。

通常情况下,演出活动一般安排在下午。为了保证演出成功,刘铧中午饭常常吃得很少,甚至不吃,或者只吃一点水果垫一垫。而每个节目之间往往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换装时间,一旦演出音乐响起,她就像一名战士听到冲锋号一样,立即投入一场紧张而激烈的战斗。从开始到结尾,她一点儿都不敢懈怠,生怕出现任何差池。首先是开场舞,刘铧舞在其中。大幕一落,她仅用10秒钟时间调整一下呼吸,接着就马上出场主持报幕。当台下的老同志看到刘铧呼呼喘气的样子,都报以热烈的掌声。之后,她又以极快的速度,换上军礼服,准备下一个节目诗朗诵,接着还要准备独唱。因此,每场演出下来,她所有的演出服几乎都被汗水浸透。可见,任何光鲜靓丽的背后,都藏着不为人知的艰辛。

爱的呼唤与共鸣

看着刘铧身兼数职,每每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是太辛苦,因此不少人就劝她注意身体。有队友建议她,像开场舞这样的“力气活”,你可以不用跟着跳了。再说,这么大的场面,少一个人影响也不大。但她还是坚持跟队员们一起跳。她说,本来演出人员就少,多一个人就多增加一个看点,多增加一分舞台效果,累一点没关系。话虽这么说,但实际上每场高强度的演出下来,她不仅十分疲惫,而且嗓子喉咙疼痛干涩,非常难受。而嗓子对演员来说就是“生命线”。为了保护好嗓子,她需要不断服用酸梅来生津湿润。但长期口含酸梅又导致牙齿酸痛神经脆弱,有时候她几乎一天都不能正常咀嚼吃东西。即便如此,但她仍然坚持演唱。有时为了满足台下观众的热情,连续返场演唱几首歌,唱得嗓子说话都有些沙哑。她说,对于演员来说,鲜花和掌声是最大的奖赏;而对军休工作人员来说,只要能给军休老同志带来愉悦和快乐,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成就感。

有行家曾认为,一场成功的演出,需要装点华丽气派的舞台,需要美轮美奂的灯光,需要丝竹齐备的乐队,等等。但刘铧认为,舞美背景固然是演出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演员和观众在情感上的交流与心灵上的共鸣,尤其对军休这支非职业演出队更是如此。她记得,有一年为疗养的军休干部举行了30多场文艺演出,只是在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完成的。既没有豪华的舞美设计,也没有强大的乐队阵容,有的只是面对大坝,背靠青山,涛声盈耳,繁星点点,但这一切对难得远离城市喧嚣的军休老人来说,却留下了一个个难以忘怀的美好夜晚。

的确,在这样的夜幕下看演出,对许多两鬓雪霜、银丝飘洒的老人们来说,不能说不是一次难得的精神享受。而对刘铧来说,就是爱的奉献和心灵的沟通。当她唱完一首歌后,台下不断传来“再来一个,再来一个”的热情邀请时,心底涌动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感情。于是,她缓缓走下舞台,来到叔叔阿姨们中间,一一握手问候。返场时竟然唱了好几首歌曲。从京剧选段到军旅歌曲,嗓音虽已沙哑,但句句唱到了老兵们的心坎里。每每散场时刻,总是有老同志们等待目送演员,一位阿姨拉住她的手说:“刘铧,你唱的《时间去哪了》,真把阿姨唱得都流泪了。你让我想起了出国多年的闺女,我只能电话跟闺女说话,空巢难耐呀!”。刘铧说,此时此刻,仿佛有一种震撼在敲打着我的心。作为一名军休工作者,我感到非常自豪,觉得一切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表里如一的“贴心人”

在舞台上,莺声炫舞、光彩照人,刘铧的形象自然是美的。那么,在现实的工作和生活中,她究竟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答案是:表里如一。有老干部这样评价她:刘铧不仅能歌善舞,生动活泼,而且工作踏实认真,服务周到贴心。

采石路军休所,是一套班子三种职能:既要管理军休干部,还要承办老年大学和活动中心。2011年底,刘铧刚到军休所工作时,因当时所里人手少,领导安排她和另一名同志承担军休所的服务管理工作。全所7个党支部有近300人军休党员,刘铧1人负责4个支部近200人的服务管理、医疗审核、伤残、医疗卡办理等具体工作,还承担全所对外宣传报道及宣传栏更新工作。在完成这些工作之外,还要负责区军休办组织的军休干部疗养慰问演出工作。

面对份内份外繁重的工作,“分身乏术”的刘铧,安排自己的孩子去住校,以便腾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保证完成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所里患有重病和高龄军休干部比较多,她就做详细的分类登记,实施定期跟踪家访。离休军休干部李素贞患有老年痴呆症,她和所长每逢节假日必到她家看望,把慰问金送到她手里;离休军休干部邹存莲患有膝盖病痛不能下楼,她就和所长到家里问寒问暖。暑休季节或重大节日,外出慰问演出活动比较频繁,她经常在演出之前,就抬着箱子把所里药费单据送到医疗大厅,以确保不耽误所里正常工作。

开展“文化养老”活动,是军休所的一大亮点。刘铧在军休所楼前制作了三块宣传橱窗,利用在军校学到的技能,从组稿到版面设计,她都自己动手,反复修改,雅俗共赏,力求把所里“文化养老”活动的成果以及军休干部的作品充分展示给大家,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几年来,共更新宣传栏30期,给军休干部提供了一个思想文化交流平台,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扬。

身体长期超负荷运转,特别是慰问演出的疲劳和路途颠簸的劳累,加上用嗓过度,使她患上慢性呼吸道感染等疾病。为了不影响参加演出活动,多年来,她经常需要输液、吃药。对此,有人并不理解。然而,她心里想得更多的是一名军休工作者的责任。

在采访中,刘铧说,每每想起自己披星戴月、风雨无阻,行驶六万多公里往返于北京周边的南北高速公路上,有时候不能说不辛苦。但想起为老同志们送去的欢笑,就觉得自己的努力和奋斗都是有价值和意义的。

 

 

相关附件: 640.webp (1).jpg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    京ICP备05083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