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海淀军休信息网
当前位置:工休风采
一位老兵的律师情怀——访常年坚持为群众提供法律援助的军休干部贾秀清
时间: 2018-07-23 20:02:02.0
 


记得那是入伏的前两天,即710日。这天,北京的天气预报显示:晴,南风3级,气温36——24摄氏度。气象部门已发出高温黄色预警。

早餐后,我站在阳台上向外眺望,看见老贾(我对贾秀清同志的习惯称呼)身着长衣裤,肩挎公文包,正急切而又有些艰难地朝院外走去。“天气这么热,老贾还要去上班?看上去身体状况并不太好,为什么不待在家里好好休息呢?有机会得问问他。”当时我想。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我晨练后回家,在大院门口遇见了他。他在等委托人前来审阅他昨晚赶写出的辩护词。趁此,我和他边等边聊起来。大概是路上堵车的原因,等了好久也没见委托人出现。我便抓紧时间向他询问我想知道的问题,以解心中之惑。

通过这次问答式的交谈,我对老贾有了进一步了解,并被他那钟情于律师专业、尽责于法律援助工作的无私奉献精神所感动。于是,我把他的事迹概略地介绍出来,以便让更多的人分享、点赞。

退休不歇肩  主动担起法律援助重任

老贾是1998年退休的。退休前,他通过自学考试获得了法律专业大学学历和国家法律职业资格,并在原总后勤部法律顾问处兼职律师。退休后,同另几位律师一起创办了一个律师事务所,他任主任。不久,上级就指派给他们法律援助工作。由于刚建所,过去他们都未接触过这件事,不知道从何做起。老贾想,自己是所领导,又是所里唯一的共产党员,必须带头去做。承担此事后,他随即到北京市和海淀区的法律援助中心联系援助任务,还与海淀区学院路街道所属的四个居委会建立了法律援助联系点。

接下来就是代理案件,不停地为受援助者(委托人)打官司、争权益。他代理的案件,涉及的问题方方面面,有大有小;受援助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比如:为北京一位77岁的赵秀荣老太太代理诉讼,讨要到了赡养费,使其晚年生活有了保障;为新疆维吾尔族15岁的未成年人阿里木江米拉乌顿犯盗窃罪做刑事辩护,使其获得从轻处理;为湖北来京农民工程克清代理诉讼,讨回了工资,使其权益得到了保护;为山东来京务工的范登玉代理诉讼,要到了伤残赔偿费,使其得到了身心上的安抚;为北京某电器公司向银行要回了错划出的存款,挽回了几十万元的经济损失。

近二十年来,老贾为群众提供法律援助,免费代理诉讼案件百余起,免费法律咨询十多万次,较好地保护了受援助者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为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做出了贡献。

办案不谋私  严格守住清正廉明底线

老贾办案从不徇私情,无论受援助者何种身份,自己认识与否,都会认真负责,全身心投入。每接手一个案子,他都要查阅有关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对照有关案例,反复研究思考。在阅读案卷材料时,不放过每个细节、每项数据,找出确切而有说服力的证据。无论案件大小,他都要根据调查了解的情况写出代理词或辩护词,以便在法庭上讲得有根有据,合情合理合法。为此耗费了他大量心血。例如,原总后汽车五团副营长焦中森,因与孙某抢话筒发生矛盾,孙某先动手打了焦,焦用灭火器砸破孙的头部,孙经抢救无效死亡。老贾接手这个案子后,将案卷材料全部复印出来,仔细阅读材料的每一句话,终于发现孙的死亡证明中有“因脑瘤被撞击破裂造成窒息死亡”一句话。据此,老贾在法庭上从内因与外因的关系入手进行辩护,指出孙的死亡是脑瘤破裂这个内因起了主要作用。法庭采纳了他的辩护意见,从而减轻了焦的大部分责任,本应判无期徒刑的,结果判了四年零十个月,没有超过五年刑,保留了军籍。这为焦以后作转业处理、另谋出路创造了条件。法庭宣判后,其亲属要当庭跪谢,被他挽拒。

每当打赢官司,受援助者都会以各种方式向他表示感谢,有送锦旗的,有拉他到酒店吃饭的,有送烟酒的,也有送钱的。除收下过锦旗外,其余都被他一一拒绝。他常跟受援助者讲:“我是一名律师,办案子是我的责任;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廉洁自律是本分,也是底线,我必须守住!”

困苦不言惧  凭着坚强意志支撑前行

这些年来,老贾在办案过程中,曾遇到过不少困难,吃过不少苦头。有的案件取证艰难,耗时漫长。20094月,山东曹县的范某,在通州一家具厂做木工活,干活中被木头砸伤左脚,造成多处骨折,经鉴定构成九级伤残。厂方不仅不给伤残费,还把范某赶出工厂。老贾对范某进行了法律援助,同范某多次谈话,了解案情。并无数次往返于城区与通州之间,几度忍受严寒酷暑煎熬,为其调查取证,办理工伤认定和伤残等级鉴定,历经三年时间,打了七场官司,最终了结此案,为范某要到了67600元的伤残费。

由于代理案件较多,开庭连轴转,办案赶时间是常有的事。比如早起去房山法院开庭,下午又到朝阳法院开庭或去顺义看守所会见犯人。中午没有时间吃饭,只能在车上啃几口馒头、喝点水对付。有一次去广州办案,凌晨4点钟就起床出发,到达广州已是11点多钟,顾不上吃午餐,就直接奔往越秀区法院立案,立完案后即刻返京,到家已是晚上11点多钟了,第二天一早还要到法院开庭。如此搞得精神紧张,疲惫不堪。

除了办案的艰难,还有健康状况的日渐下降。老贾患糖尿病20多年,并发症逐年增多。而且还做过一次大手术,左膝盖骨折和左髋股骨头粉碎性骨折,全麻手术7个小时,换成钛合金髋股骨头。术后三个月能走了,就坚持去法院给委托人开庭。开始是拄着拐杖并由老伴或儿子搀扶着去的,不久就“独来独往”了。体质的下降,带来行动上的迟缓,上班就得“赶早不赶晚”,生怕迟到。经常提前出门,往往赶到法院或看守所还未开门,只好在外等着,有时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夏天顶着炎日暴晒,烤得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冬天任由寒风刺骨,冻得手脚发麻、脸发紫。那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尽管这样,他还是凭着坚强意志的支撑,一直走到了今天。

生命不停息  就该活出人生价值和意义

老贾只要一走进法院或看守所,立马就会精神抖擞,投入工作状态,完全忘记自己是一个身患多病、带有残疾的人。可是,每当回到家里往床上一躺,就感到好似骨头散架了。这种特别劳累的样子,老伴谢清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曾不止一次地跟他说:“七十多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还是不干了吧!”有的朋友也劝他辞去律师工作,好好休息,安度晚年。亲友们的关爱,他很理解,也有过思想斗争。可他想来想去,总感到难舍这份工作。他的想法没有对亲友们说,只是深藏于心底:“律师是我的专业,发挥专业特长为社会、为群众提供法律援助,就是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份情怀丢不掉。总觉得人生一世,就应该活到老,学到老,干到老,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样活着才有价值,才有意义。”

鉴于老贾对律师专业的执着,对法律援助工作的贡献,上级律师事务管理的司法机关和他所在的党组织先后评选他为“优秀律师”“优秀法律服务工作者”“法律援助先进个人”和“优秀共产党员”。

(翠微路军休所  朱明权)

 

相关附件: 贾秀清.jpg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    京ICP备05083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