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海淀军休信息网
当前位置:峥嵘岁月
护士的瑞士手表
时间: 2018-10-10 15:43:58.0
    我当了一辈子护士,很多经历过的事已从记忆中褪去了,但六十三年前来之不易的一块瑞士手表的故事,却深刻地留在我的脑海中。

我是1952年从青岛基地海军卫生学校毕业的,我和另外7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位于北京的海军总医院。当时海军医院还在筹备中,我们就分别被安排到中央人民医院(现北京人民医院)、同仁医院、红十字医院(现友谊医院)、天坛医院进修学习。海军包租了北京前门同仁堂招待所,我们这一群小护士就住在那里。那时都是供给制待遇,大到吃饭住宿,小到洗澡剪发,都由上级安排,当然也没工资。

护士的工作特点是连续不间断的三八制工作制(7点—15点、15点—23点、23点—7点),我们上下班时间有早有晚,这可给我们带来了大难题,因为我们没有钟表。为了掌握上下班时间,我们只能从三层楼跑到一层楼服务员的值班室看时间。如果轮到上早班时就必须早点起床,大家都担心睡不醒而迟到。怎么办?经请示店长同意,轮到上早班的同学就写一张字条,注明房间、姓名。交给招待所的值班员,请她们叫醒。我们就这样提心吊胆地掌握着上班时间。

三个月后,接到了提干的命令,我们8位同学都被定为副排级,每月有14元工资。大家说,咱们有钱了,一定要先办重要的事,有人提议,攒钱先买手表吧!饱受没有钟表之苦的小护士们齐声同意。手表在那个年代绝对是一件昂贵的奢侈品,靠一个月14元微薄的工资,需要积攒很长时间才能买下来。而我们对手表的需求又是那么强烈。于是,我们8个人就定下来,每人每月必须节省下7元钱,将节省下来的钱交由组长保管,集资购买手表。

两个月后,大家积攒下来的钱够买一块手表了。我们以80元的价格买到了一块瑞士牌、带夜光的手表。瑞士手表在那个年代就是高品质的,大家捧着它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同学们轮换着带了很多天。经常在睡觉时会有人拉住戴表人的手,开心地在黑暗中看看清晰的夜光手表的时间,然后带着满足的笑容离开。

为了确定这第一块手表先归谁所有,大家谦让了很久,有的主张先给年龄大的,有的主张先给年龄小的。最后达成协议,先给年龄大的同学。可是1932年出生的有三个同学,这三个人之间又推让不停。最后算一算谁的生日最大,我荣幸当选。大家快乐地拍手大笑,好像给英雄戴花一样,把这块手表戴到我的手腕上。从此,我就成为小护士们第一块戴瑞士手表的人。

以后我们依旧每人每月都交7元钱给组长保管,于是又有了第二块、第三块瑞士手表。在一年多的进修学习时间里,同学们都陆续戴上了属于自己的手表。手表给我们的工作学习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1954年,海军医院开院的那天,我们8位同学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戴着心爱的手表参加了开院典礼。

买手表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了,直到现在此事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我经常跟周围的同事们谈论那时买手表的故事,回忆在供给制年代同志之间纯洁的友谊、团结友爱的高尚品质,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

(田村路军休所  翟华文)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    京ICP备05083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