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棵松军休所  
  军休之家好归宿 阳光服务度晚年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诗文
革命理想高于天-纪念长征80周年征文- 孙宏
 

革命理想高于天            

                                                                            孙宏

日月轮转世人交替,时间让曾经举世闻名的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成为了80年前的往事,时间也让那些亲历长征的先辈们陆续谢幕辞世,作为后人只有通过文字记载和文学形式来了解那场可歌可泣的壮举。

由于年轻时在第一代开国元勋身边保健工作经历,我本人对长征的了解几乎都是从共和国第一代赫赫有名的元帅将军们那里听来的,其中《长征组歌》词作者肖华首长在他生命最后一段时光,亲述创作《长征组歌》的情景更让我记忆犹新难以忘怀。值此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80周年之际,我的思绪情不自禁回到30年前那段往事……

提起肖华,年长一些的人几乎无人不知,他是脍炙人口的《长征组歌》词作者, 12岁参加革命,13岁任县委书记,17岁任师政委,18岁参加长征,22岁任司令员兼政委,34岁接受毛主席授衔,是共和国最年轻上将。

1964年,这位长征队伍中的红小鬼时任总政治部主任,因患肝炎病休,但他没有选择静养,而是思虑着用什么方式纪念红军长征30年。想到自己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参与者、幸存者、见证者,有责任、有义务、有资格以亲身经历写一部真实记述长征的作品,用文艺的形式把长征这个伟大的历史事件传给后人,几经琢磨决定写一部组诗。

于是不顾患病在身,全身心投入创作,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回泪撒衣襟,在笔下他的思绪又回到硝烟弥漫的峥嵘岁月,在纸上他的心路又重走了一次艰苦卓绝的两万五千里长征,过度的精神劳累,导致转氨酶反复升高,体重也下降了十几斤,但“衣带渐宽终不悔”,一首用心血写出的长篇叙事诗《长征组歌》,第一时间就得到毛主席、周总理首肯,一经面世便受到全国百姓的喜爱,风靡全国长演不衰,并成为后人了解长征,铭记长征,传诵长征的一部生动教材……

19855月,时年68岁的肖华将军由于消瘦住院,经检查诊断胃癌并伴有全身转移,因为病情进展很快,医疗上予以特别护理,我是当时特别护理组成员之一。

记得有一天我当夜班,为了稍许减轻首长的病痛,我把家里的录放机和一盘他创作的《长征组歌》磁带悄悄带进了病房,试着在疼痛难忍时小声放给他听,借此分散一下注意力,真没想到效果十分明显,随着枕边熟悉的音乐,眼见着肖华首长因忍受疼痛拧起的眉头放松了,痛苦的表情舒展了,渐渐地……,渐渐地……进入了梦乡,此时此刻我似乎能感觉到在梦里他回到了50年前长途行军的队伍里,回到了20年前日日夜夜创作《长征组歌》的思索中……

从这一刻开始,我似乎找到了分散注意力转移首长痛楚的法宝,从此变着法儿的问首长一些问题,找话题聊创作《长征组歌》时的一些逸闻趣事,便成了我值班时专为肖华首长私人订制的工作程序。

记得有一次我问:“首长您写《长征组歌》时,有没有卡壳写不下去的时候啊?”这一问打开了首长的话匣子,他连说:“有!有!当时红军长征是因为王明的错误路线占上风,导致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不得不离开苏区,战略转移去远方的长征初期,敌人围追堵截,层层封锁,红军物资匮乏,被动应战,战斗和非战斗减员十分严重,当时已经是秋天,萧瑟凄凉的秋风与漫漫长路通何方的渺茫心理混杂在一起,在红军队伍中弥漫着一种无以言状的集体情绪。为了把这种情绪用诗的形式表达出来,草稿纸揉了一纸篓,卡了三天壳都没写出一句满意的,吃饭不香睡觉不实,烦躁之下我让司机开车带我到长安街上转转,换换脑子。当车子路过雄伟的天安门,毛主席巨幅画像映入眼帘,此时虽然车子在动,但毛主席慈祥智慧的眼神似乎一直看着我,一瞬间不知为什么我的全身好像有一股电流通过,顿时脑洞大开,“全军想念毛主席,迷雾途中盼太阳两句能够准确表达30年前红军战士胸臆的诗句畅快淋漓地从心底迸出。我马上让司机调头回去,随着两句诗落在纸上,文思竟如泉涌一般打开,伏案疾书我一口气写出了遵义会议放光辉、四渡赤水出奇兵两大段直到毛主席用兵真如神八个字跃然纸上,我才长出一口气,扔下笔,直起腰,望窗外,此时东方已露鱼肚白,这一夜我真切地体会到了一吐为快是一种什么感觉

看到肖华首长思绪完全沉浸在当年创作时的情景中,脸上露出久违的轻松愉悦、幸福满足的神情,我站在旁边内心既高兴又酸楚,高兴是被首长生动的讲述所感染,酸楚则是希望首长在这种状态里多停留一些时间,哪怕几个小时也好,千万别很快回到这现实难忍的病痛中来……

有一次首长因为全身疼痛一直无法入睡,我一边给首长按摩解痛一边又试着和首长聊《长征组歌》,记得当我问到:《长征组歌》那么长,首长您最喜欢那一句呀?没想到首长竞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革命理想高于天”。

以我当时的心智和觉悟程度,听到这句诗,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被将军革命的烂漫主义情怀深深地感动,继而对首长文采赞叹不已。但随着履历、经历、阅历的打磨,自己从青春年少的小军护变成了两鬓挂霜的老军休,看待事物的角度,思考问题的深度发生了深刻变化,今天再想起当年肖华首长那句革命理想高于天”的著名诗句时我的内心仿佛有一种从没有过的震撼!

革命理想高于天,这岂止是将军文采使然那么简单,分明是共和国第一代开国元勋们理想信念的宣言;

革命理想高于天,这岂止是革命浪漫主义情怀可以解释,分明是支撑中国共产党从小到大的精神秘笈;

革命理想高于天,这岂止是医患之间亦或一个长者和一个晚辈关于创作《长征组歌》趣闻的一问一答,分明是为了新中国献身的无数革命先烈流淌在血液中的红色基因!

谨以此文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80周年;

谨以此文追忆《长征组歌》词作者肖华将军!

相关附件: 革命理想高于天-纪念长征80周年征文-五棵松军休所 孙宏.docx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办公室    京ICP备05083640号